军人心理咨询师:我们以职业的名义工作 新浪军

军人心理咨询师:我们以职业的名义工作 新浪军

时间:2020-03-23 16: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军人心理咨询师:我们以职业的名义工作 http://jczs.sina.com.cn 2003年11月16日 16:02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李健、 通讯员赵宇

  1949年,美国有了第一位心理咨询师。从2003年11月9日起,中国也有了由国家承认资格的心理咨询师。而同一天结束的“全军暨武警部队首期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班”则标志着,军人心理健康已得到相当的重视,军人心理咨询师已成为军队里不可或缺的角色。

  作为一门既久远又新兴前沿的学科,它在军队的经历只有那些在其中探索、跋涉的人最有体会,所以他们将这个培训班称为“应载入我军史册的里程碑”。

  “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武警宁夏总队医院心理门诊医生孙香萍,坐在记者对面,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小记事本,笑得很开心。

  和她一样高兴的,还有来自全军陆、海、空、第二炮兵和武警部队的160多名军队心理医生。2003年10月24日,武警部队心理训练试点单位———8684部队,迎来了来自全军的客人。“全军暨武警部队首期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班”这一“应载入我军史册”的大举动,在这里悄然拉开帷幕。学员们经过学习培训,将在这里接受考试,获得心理咨询师资格。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这些在军队从事心理健康工作的学员,最深刻地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变化已经来到。

  一位连队指导员跟我说,孙医生,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得很好了,就不麻烦你了。做心理咨询工作的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没有名分。

  采访孙香萍,突然感觉像在给自己做心理咨询,她的话很有分量,可是却没有一点教育你的味道。她是宁夏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入伍的,虽然是医学院毕业,但做心理咨询“也是半路出家”。“上大学的时候,一说起军人,就觉得是很刚强的,可等我到了部队,走到战士们中间,才知道这种刚强的背后,却需要更多的心理调适。”2000年7月,到部队已3年的孙香萍,随着总队心理咨询服务队一起,到基层部队搞调研。

  到达基层部队的当天,她的临时心理咨询诊所就开张了。可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一个战士来咨询。“我当时还很庆幸,是不是部队战士没有心理障碍,不需要这种咨询呢?”

  就在此时,一名小战士走了进来,刚坐下来和孙香萍聊了几句,还没有进入正题,一名指导员走进来,把小战士叫了出去。

  过了几分钟,小战士回来了,不管孙香萍怎么问,他再也不肯多说半句,还不停地强调自己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想进来看看,说完就离开了。战士走了,指导员又进来了。他很有礼貌地说:孙医生,我们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得已经很好了,这些事情,就不麻烦你了。有什么问题,战士们会找我们的。“当时还以为是指导员怕战士说错什么话,影响自己的工作成绩呢。”后来孙香萍才发现,一些基层政工干部根本就把自己看成他们的同行。

  孙香萍说,在部队做了3年心理医生,共接到咨询电话1000多个,信件400多封,《人民武警报》还给她开辟了一个专栏叫“孙姐来了”,专门接受战士的咨询。“这些数据都表明,战士们有这个需要。”孙香萍解释,很多战士因为刚到部队,不熟悉环境,加上远离家庭,同时又生活在一个竞争激烈的集体里,是个比较容易引发心理疾病的群体。“我们最大的困惑就是,很多人喜欢把心理咨询和政治思想工作看成一回事。其实,两者虽然有联系,可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现实中,我们的工作往往无法准确地定位。说是政治思想工作吧,好像很不准确,说是心理工作吧,很多人听起来就觉得不舒服。不过现在好了,通过这种心理咨询培训和考试,我们可以拿到国家承认的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我们的职业被认可了,我们的工作目标更明确了。”

  第一次有战士通过纸条咨询有关性健康方面的问题,孙香萍一下子脸就红了,她赶忙找个僻静的角落,把这样的纸条扔掉。对于心理咨询的方法,一直是部队心理工作者需要探讨的地方。

  有一次,孙香萍到基层部队巡诊。一名小战士走进来,面带微笑地看着孙香萍,一看就是几分钟,完了说:“孙医生,我没啥事,只是部队驻地很偏僻,今天听说来了个女干部,我就想来看看,我觉得你很漂亮。”

  虽然战士这样说,可孙香萍还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她不停地诱导小战士说出心里话:“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说吧,我一定给你保密。”可越这样说,小战士越紧张。后来,孙香萍干脆就从天气开始,慢慢地聊天,聊自己的生活,聊自己的学习。小战士慢慢敞开了心扉,讲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现在,孙香萍成了武警部队的小名人。战士们爱找她解决心理问题,同事们也爱向她请教。可说起最初自己的经历,她还是记忆很深。

  有一次,一名战士就性健康方面的问题,给孙香萍写了个匿名纸条,纸条递到她手里的时候,孙香萍瞟了一眼,马上揉成一团,放进自己的口袋。趁出门的时间,找了个僻静地方,偷偷给扔了。“当时觉得很不好意思,脸一下子就红了。”

  还有一次,让孙香萍更为难。一名战士老是闹着要离开部队。连长没有办法,只好把战士交给孙医生。可一听说要见心理医生,战士死活不愿意,一会儿躲在菜地里,一会儿躲在厕所里,最后,连长和几个战士硬是把给他架到了孙香萍面前。“孙医生,我没有病,求求你放过我,是他们强逼着我来的。”孙香萍什么也没说,更不知道该怎么说。

  每遇到这种情况,孙香萍就深刻地感觉到,部队心理工作者还没有找到一套合理的工作方法,现有办法都不成系统,都是凭经验。“通过现在的学习,课堂上老师和我们的交流,再加上系统地学习国家制定的有关教程,从理论上我们明白了很多东西,这是最大的收获。”

  孙香萍扶了一下眼镜,很高兴地说,回到部队,她首先要改变的就是自己诊所里的氛围。“一张桌子一个凳子,有点不太礼貌,不太尊重求助者。我打算换成两个小沙发和一个小茶几,这样不会让咨询者紧张。”说到“尊重”两个字,孙香萍的语气很重,这是她“通过学习最先领悟到的东西”。

  任何一个群体,总会有一定比例的人,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军队也是这样。让心理咨询师职业化,国家在试点,军队走在了全国的前列。这是一门前沿、新兴的学科,有许多未知的领域等着我们去探索。

  11月9日,经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批准的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考试,在全国分5个考点同时进行。武警8684部队考点,是惟一的军队考点。

  安静的考试大厅里,160多名考生正在专心答题。除了来往走过的监考人员,还有一位老专家在旁边的走廊里等候。也许,只有他的心里最明白,这次考试,这个职业的考试,意味着什么。

  这位老专家叫郭念锋,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任何一个群体,总会有一定比例的人,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军队也是这样,让心理咨询师职业化,有个认证。国家从前年开始研究试点,军队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郭老介绍说,关于心理疾病,在几个行业里,表现得尤为明显。一个是司法部门,特别是监狱系统;一个是部队系统;一个是学校教育系统。“部队是个很特殊的群体,心理问题就显得很重要,它关系到部队战斗力的提高,它关系到一支部队能不能打赢未来战争。打仗了,你怕死,这兵还怎么当,这仗还怎么打!”说到这里,郭老显得有些激动。

  郭老说,心理咨询美国从1949年就开始职业化。我国起步较晚,从1958年开始研究,“文革”期间又中断了很长时间,1986年才开始恢复对心理咨询的研究。

  让心理咨询职业化,是经过反复研究和讨论的,2001年8月初,劳动部才制定并批准了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标准。2002年3月,相关教材问世。“国家在试点,军队也在试点,而且一直走在了前面。”看着这些学员将顺利完成学业回到部队,郭老很高兴,也对他们的前途看好。他笑着说,拿到国家承认的证书后,将来还会有一个行业规范,在这个行业里,大家可以相互交流,相互学习,对部队心理学科的发展很有利。这是一门前沿、新兴的学科,有许多未知的领域等着我们去探索。“从此,它作为一种职业,在部队里存在。那么,心理医生就有了一种无可推卸的责任,让你更好地为战士的心理健康服务。”郭老最后的话意味深长。“必须给所有的基层干部进行心理知识的培训,让他们认识到这一工作的重要性。”因为“他们的态度很关键”。“小王,我认为你一直以来就有高消费的问题,花钱没有计划,不知道节约!”“小王,你乱扔垃圾的问题我说了几次了,你却没有改掉!”心理训练室里,7名战士围住一名老兵,毫不客气地指出他所有的问题和缺点。

  别以为这是一般的争论,这种挑问题的场面是在搞正儿八经的心理训练。这个训练科目叫“直面批评”。所谓“直面批评”,就是在班长的组织下,七八个战士围成一圈,再从中任意挑出一个战士,然后让其他的战士一个一个给这个战士实事求是地挑问题。这种“残酷”的训练方式,就是要训练战士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将来遇到打击挫折,能够以乐观的心态接受。

  一边是全军心理咨询师紧张的考试,一边是武警8684部队心理训练室里“残酷”的心理训练。理论和实践就这么不期而遇。

  观摩武警8684部队的室内外心理训练演练,是本次培训班学习的内容之一。而作为心理训练试点部队的政委,王海明对在基层部队搞心理训练有自己的思考:“这是一个全新的前沿课题,需要所有人的关注!”他建议“部队要从编制上进一步明确心理咨询师的位置,让他们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来专心从事自己的工作”。王政委在实践中体会到,“必须给所有的基层干部进行心理知识的培训,让他们认识到这一工作的重要性。”因为“他们的态度很关键”。

  首批学员就像火种一样,撒播到全军和武警部队,通过他们影响周围的人,让所有人都能认识到军人心理健康的重要性。

  找到史杰时,这位全军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组的专家、第二炮兵总医院心理科的主任,正在心理咨询师考场里监考。“我们到别的地方吧,千万别影响了学员们考试,他们可是部队里精挑细选出来的!”

  作为全军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组的33名专家之一,史杰参与了“全军暨武警部队首期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培训班”的研讨、授课和考试的全过程。“这在我国历史上是第一次,在我军历史上更是第一次,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应该载入我军史册。”一直对军人心理问题很有研究的史杰,对资格培训考试的意义赞不绝口,他认为,有了资格证书,部队心理咨询师将会用一种职业的理念去推动工作,知识运用更加系统,“通过资格考试,我们建立了一支这一领域的专业应急队伍,将来遇到突发事件,才能保证官兵不会在心理上出大问题”。“搞心理健康工作,肯定会遇到困难,但关注军人心理健康是一个趋势。”史杰说,首批学员应该像火种一样,把他们撒播到全军和武警部队,通过他们的工作,影响周围的人,逐渐形成一个良好的氛围,让所有人都能认识到军人心理健康的重要性。“这是个长期的过程,但我们要坚持下去”。

  个人一小步,军队一大步。无论是军队,还是学员,这个培训班的影响和意义都将是深刻而长远的。

  心理咨询师:是指那些有能力运用所掌握的心理学知识和相关咨询技术,为来访者(主要是正常人)提供心理调适与心理发展服务,最终促进来访者心理健康与发展的人。

  据我国卫生部公布的资料,我国各种心理和精神疾病患者已高达1600万,占总人口的1.23%。与这种对心理咨询师巨大需求相对应的是我国严重紧缺的心理咨询专业人才。据统计,在中国,每百万人口中仅有2.4名心理学咨询服务人员,但在一般发展中国家,这个数字达到了50~100名。在这些心理咨询服务人员中,受过专业培训的更是屈指可数。《国家职业资格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证书:是由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颁发的国家级职业资格证书,是个人执业(开业)、持证上岗的必备条件。该证书必须经过国家专业机构的严格认证。